文学大全

【焦点关注】共有产权养老,一种新尝试

  • 作者:本站
  • 时间:2019-07-13
  • 171人已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西方诗歌 > 文章
简介 “浏阳河,弯过了九道湾,五十里水路到湘江……”走进北京市东五环外的恭和家园,一曲《浏阳河》深情悠扬。 寻着歌声,记者发现,唱歌的是一群老人。 他们有序地坐成几排,专注地看着


			【焦点关注】共有产权养老,一种新尝试

  “浏阳河,弯过了九道湾,五十里水路到湘江……”走进北京市东五环外的恭和家园,一曲《浏阳河》深情悠扬。 寻着歌声,记者发现,唱歌的是一群老人。

  他们有序地坐成几排,专注地看着手中的词谱,有人坐在轮椅上,有人手扶拐杖坐在椅子上,虽然行动有些不便,但却容光焕发,身体随着旋律轻轻摇摆,在社工的钢琴伴奏下,生动地歌唱着。   这里可以说是北京住户平均年龄最大的住宅区——平均年龄78岁。 同时,这个近5万平方米的无障碍养老社区,据称也是国内首个共有产权养老设施试点。

老人或其子女购买此处房产后,和养老服务企业分别持有95%和5%的房屋产权,入住后可享受企业提供的医疗、护理和餐饮等服务。

  当下,老龄化在加剧,但社会对老龄化的认知似乎仍在初级。

老龄占据人生四分之一的时光,但人们对老龄以及老龄更深层次的意味知之甚少。   人到晚年,如何生活得有滋有味,是当下养老的痛点,也是实现高质量晚年生活的关键。 近日,《工人日报》记者走进这个全是老人的社区,感受居住在一起的老人,如何互相扶持和鼓励,探寻这样一个局部气候能否开启另一种老年生活的可能。

  “住在自己家养老,踏实”  合唱的间隙,老人们有说有笑,唠起家常。   “每天和我的邻居一起唱歌特别开心,身体好,精神也好。

”78岁的王逸君是合唱队领唱。

对曾经做过豫剧演员的她而言,每天约上老友唱两嗓子,已经成了养老生活中不可或缺的日常。

  “真挺好,从环境、服务人员的态度各方面来看,别的地儿没法比。

”82岁的杨秀英也是合唱团的一员。

在恭和家园住了1年多,她对这里的条件赞不绝口。

  老伴儿过世后的一个春节,杨秀英曾去女儿家住过一段。

与在自己家里做饭、张罗孩子们回来吃饭不同,在女儿家里,杨秀英被体贴地照顾着,但无所事事。 没了被需要的感觉后,她有些沮丧。

而在这里,杨秀英重新获得了自己可以掌握的时间和空间,生活的秩序感又回来了,她又做回了自己的“主人”。

  这里和别的养老院最大的不同在于产权。

据介绍,老人或其子女需购买这里的住房,50年产权,入住人中最少1位年满60周岁。 房屋持有者拥有95%的产权,可以对房屋进行出租、出售,其余5%的产权属于企业,用于维持该公寓的养老属性,企业方的产权不能出售。

在新的房屋使用者符合要求的情况下,企业不对房屋持有者的租售行为进行限制。 杨奶奶觉得,“住在自己家养老,踏实。

”  走进公共服务空间,一个用于展示老人书法、绘画作品的小长廊映入眼帘。

顺着长廊向前,是供老人休息、娱乐的节庆大厅。

大厅入口张贴着老人本月的活动安排。

书画交流会、音乐放松训练、手工坊等活动充实着老人的每一天。   “一些活动是老人在社工的帮助下自发组织的,我们尽量让老人自主地做些事情,这样对他们的健康也有好处。

”恭和家园社工部主任张璐告诉记者。   转眼到了午餐时间,老人们三五成群地朝餐厅走去。 “营养师会根据老年人的饮食习惯,提前一周搭配好菜品。

老人可以结合自身情况,决定在餐厅吃还是在家做。 餐厅一天的伙食费是55元。

”恭和家园园长庞蕾告诉记者,灵活的就餐方式满足了老人的多重用餐需求。   部分医疗配套仍需完善  入住恭和家园前,杨秀英曾在另一家养老公寓住了3年多,每月万元的养老支出让她和子女负担不轻。 如今,杨秀英每月只需支付3000元服务费,便可享有社区内的公共空间、设施,以及医疗护理、居家服务、持续照料等服务。   社区里,楼与楼之间有长廊连接,入户的电梯可以放置病床,轮椅可以进到卫生间,房间内有触手可及的呼叫器和朝两个方向同时打开的门。 这些特有的设计都是为了方便养老生活。

  社区内有社工和管家。

社工协助老人组织活动,管家则负责照顾老人的生活起居和健康管理,张璐告诉记者,“这既保证了老人的正常生活,也满足了他们的精神需求。 ”  而对爱好文艺的王逸君来说,最开心的就是每天有丰富的娱乐活动供她选择,偶尔还有志愿者为老人开设微信、抖音课堂。 每周固定的网购日,为老人购物提供了便利。

  此外,社区以单元楼为单位,给老人配备了固定的医生。

“因为平时接触多,医生也比较了解这些老人的健康状况和用药情况。

”庞蕾介绍道。   穿过康复室,记者来到位于恭和家园一层的医疗卫生服务站,几米长的药品摆放架上,药品并不多。

询问后得知,由于服务站的医保还未正式开通,目前只能提供紧急用药,药品相对单一。 “现在买药还不太方便。

”杨秀英每周都要坐班车去其他社区医院取药。   在医疗服务站,一名医生正在坐诊。 庞蕾介绍道,这里的医师多是退休医生,或从外地来京发展的医生,“和多数养老机构一样,由于就诊人数少、医术较难提高,吸引优质医疗人才还存在一定困难。

”  推广存在一定难度  一位去过恭和家园的业内人士坦言,那里环境清幽、配套健全,的确适合老人居住,但对老人或其子女的经济实力要求较高,更适合中高端老年群体,在全社会推广有一定难度。   对此观点,中国社会福利协会老年项目评审专家贾素平表示认同。 她认为,共有产权养老难以解决多数老人的养老需求。

对于本身具备一定经济实力的老人来说,养老难度不大。 如今,迫切需要解决的是多数老人的养老需求。 更多的社会资源应当向不具备养老能力的老人倾斜。   “未来几年,中国无论是在人口老龄化速度还是老年人口规模增长方面,都会经历一个快速发展期。

”中国老龄科研中心老龄经济与产业研究所副所长王莉莉告诉记者,一方面,老人普遍更愿意在熟悉的家庭或社区养老,另一方面,优质公办养老机构资源紧张,民办养老机构价格相对较高,如此一来,以居家或社区为平台,在整合社会服务资源的基础上提供服务,更符合老人的养老需求。   随着社会发展和家庭规模的改变,由政府提供保障、市场提供服务的模式可能是养老将来的发展方向。 王莉莉建议,一方面老年人要树立健康的养老观念,用积极的心态面对老年生活,一方面政府应引导和扶持市场,推动市场针对大部分老人收入水平和需求,开辟中端养老服务。 (工人日报—中工网记者关晨迪)。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