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大全

陕西文学新军之之丁小村

  • 作者:本站
  • 时间:2019-05-15
  • 158人已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西方诗歌 > 文章
简介 丁小村创作谈:破碎与游离几年前,在某个创作研讨会上,谈到我的创作,我说出了了两个词:破碎和游离。 这是我对当下文学现状的理解,也是对自己创作思想的总结。 我们生活的时代,是充满了破

丁小村创作谈:破碎与游离几年前,在某个创作研讨会上,谈到我的创作,我说出了了两个词:破碎和游离。

这是我对当下文学现状的理解,也是对自己创作思想的总结。 我们生活的时代,是充满了破碎感的。

在一个经济高度繁荣的时代,人们每天面对炫目的场景,面对科学技术的加速进步,物质更加丰富使我们的视野纷繁复杂。

一瞬间,我们的现实世界和精神世界都遭受了巨大的冲击。

我们只能面对这种破碎。

我们的个体精神是破碎的。 在信息高速发达的时代,我们耳边充斥着喧嚣。

这种喧嚣不可阻挡,令我们惶惑而恐惧。 偌大的世界,可能容不下一张安静的书桌。 我们可以倾听外部世界杂乱而狂响的喧扰,却无法听到自己片刻的心跳。 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是破碎的。

今天,在一个拥挤的大都市里,林立的高楼鸟巢般装载着无数家庭。 但是这些隔离的居住区域,往往缺少传统社会那样悠闲而富有情味的交流。 鸡犬之声相闻,老死不相往来,以往我们以为说的是封闭的农业社会,现代的城市却恰恰展现了这种现实。 现代社会的人际关系比之传统社会,更讲求个人独立,个体之间的功能性结合。

这种有效率的社会结构,加速了社会走向富裕和更发达。 但是却失去了传统社会里边那种非功利的悠闲与情谊。

在现代社会人情是可以用利益评估的,但是在传统社会,人情就是人情,其精神的意义大过现实的功利。 因为如此,现代社会里文学这种东西越来越被边缘化,变成了小小的个人的声音(多丽丝·莱辛语)。 这小小的个人的声音,与历史的宏大并非是协调的。 往往它是不和谐的声响。

这种微小而脱离、这种不和谐,意味着破碎是它的常态。

作为一个作家,在这样一个时代保持一点小小的个人的声音,对我来所,最好的概况是破碎。

破碎状态意味着我不会去在意宏大叙事,意味着我将更关心我们小小个体的存在状态和价值,也意味着我更愿意做一个现代社会里的琐碎写作者:片言只语的写作,跨文体的写作,各种与历史和现实抗拒的写作。 今天的时代,全球化意味着:追求物质的更多更繁荣、追求科技的更快更发展,追求社会的更紧密更统一。

一个现代化的生产线上,是不允许走神、不允许步调不一致的。

但是,文学从来都不可能做到与现实或者所谓时代配合默契,文学从来都不会主动调情;相反,文学更多地是站在人文精神的立场,尽到拷问时代和纠偏现实的责任因此,游离是文学在现代社会必然的命运,特别是在后工业时代,文学不能充当技术和金钱的仆佣,而要发出自己特异的声音。 在我的心目中,我更愿意做一个古典时代的游吟诗人,他们抱着自己的琴,走遍大地,走过一个吹风的早晨,走过一片覆盖白霜的原野。 他们经过的地方,当留下他们的片言只字,那是神秘的而有韵味的。

话语垄断和利益群体的构成,必然令更多的作家游离于主流之外,这些游离于主流之外的作家会像那些走在大地上的游吟诗人一样,发出他们小小的个人的声音,这种声音可能是非主流的,也可能是不和谐的,但这种小小的个人的声音,正是人类生存和发展所必须保留的,是文学所来所在所往最正常的形态,也是文学对现实的历史性抗拒。 【丁小村博客】http:///dxcn。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