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大全

《逆剑九天》灵魂无法复制精彩章节试读完结版

  • 作者:本站
  • 时间:2019-05-14
  • 123人已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西方诗歌 > 文章
简介 逆剑九天男女主角是云季,凝雪寒的小说,是最新完结的一本优质作品,剧情跌宕起伏、扣人心弦,这里提供免费章节阅读:当看见寒月风这幅狼狈的摸样都是有些诧异,慕雪也是毫无避讳的露出了那嫌弃的眼神,只是

逆剑九天男女主角是云季,凝雪寒的小说,是最新完结的一本优质作品,剧情跌宕起伏、扣人心弦,这里提供免费章节阅读:当看见寒月风这幅狼狈的摸样都是有些诧异,慕雪也是毫无避讳的露出了那嫌弃的眼神,只是随意的看了寒月风一眼便收回了目光。 ...一夜无话,翌日。 寒月风早早的便起床,然后整理自己的着装,简单的洗漱之后,让自己清醒了过来。

因为昨日司空清然说过今日早晨就要去侧殿,会有贵客到来,所以寒月风也是不想要丢司空清然的脸面。 寒月风一路朝着侧殿走去,虽然时间还很早,天也是才刚刚亮,但是对于他们这种修行的人来说这是很正常的事情,有些刻苦的在天还未朦胧之时就起床早练的也比比皆是。

“月风兄,这么急着去哪里啊?”一个声音传进了寒月风的耳中,只见一个年轻男子身后跟着几名弟子朝着寒月风走了过来。

寒月风在脑海当中思索了一下,就记起来了,因为这个男子曾经也是很喜欢羞辱寒月风的人,正是掌门古弘坐下大弟子燕川。 “燕川师兄,不知找师弟有何事?”“没什么事情,这不是想你了嘛,陪弟兄几个练练如何。

听说你已经步入了聚气一重了,真是不简单啊,哈哈。

燕川说着,身后的几名弟子也是跟着笑了起来,言语表面无一不表现出那讥讽之色。

寒月风知道燕川看他不顺眼,如果是上一世燕川这聚气六重之境,他根本不放在眼里,可是现在寒月风只能够忍了,更何况他今日还有要事在身。

寒月风只好赔笑说道:“真是抱歉,燕川师兄,今日师弟还有要事在身,改日一定陪师兄练个尽兴。

”“你这是什么意思,你是看不起燕川师兄吗?”在寒月风移步之前,已经有两名弟子挡在了寒月风的面前,手中的剑抵在寒月风的胸前。 “我…并没有。

”“既然没有的话,那就来过两招吧,师弟。 师兄说不定还可以指点你几招呢。 ”燕川说罢一个快步上前,一掌对准寒月风打了上去,寒月风被重重的打飞了出去,在地上打了几个滚在停下来。

“师弟,你怎么不躲呢,你不是已经进入聚气境界了吗。

”寒月风爬了起来,依旧是憨笑着说道:“我又如何是师兄的对手呢,那是万万比不上。

”“诶,师弟别谦虚。 你可是执剑长老的弟子,实力自然是大家有目共睹的,是不是?”“是。 ”在燕川身边的几名弟子也是符合道。 “师弟,这次你可要小心了,看剑。

”燕川说着手中长剑朝着寒月风刺了过去。 ……不多时寒月风已经来到了侧殿之前,不过此时的寒月风早已经一身狼狈模样,燕川等人就跟在他的身后,燕川故意不让寒月风回去换衣服。 一名弟子看见寒月风来了,上前问道:“请问是寒月风,寒师兄吗?”“我是。

”“请进吧。

”那名弟子说罢转身离开了侧殿之前,露出了一个阴险的笑容。

寒月风看着这名弟子,在看着燕川心道:“莫非今日来的客人与我有关?不然的话这些人何必又做到这种地步,要看着自己进门才安心呢。

”寒月风上前推开了房门,才刚刚推门进房的时候寒月风就明白为什么那名燕川会要眼睁睁的看着自己进门才安心,因为侧殿当中除了掌门古弘和司空清然之外,那些所谓的贵客寒月风的记忆当中也都是存在的,就连自己的父亲也是来到了,不过最让寒月风想不到的是慕雪居然会出现在这里,这个从小就和寒月风有婚约的未婚妻。

当看见寒月风这幅狼狈的摸样都是有些诧异,慕雪也是毫无避讳的露出了那嫌弃的眼神,只是随意的看了寒月风一眼便收回了目光。

“好一个燕川,怪不得要做到这个地步,就是想看我出丑,真是不错啊。 ”寒月风不禁心中冷笑着,不过寒月风也不会表现出来,上前跪下对着在场的长辈一一行礼。 从这个仗势来看,寒月风也是大概是猜到了这些人的来意。 从那残存的记忆当中寒月风和慕雪的人因为家族关系所以很早就有了婚姻,但是因为寒月风自身的原因,天生无血脉的废材,慕雪原本就是一个不喜欢被家族束缚的人,再加上凭借寒月风的实力根本配不上慕雪这样的天之骄女,所以今日的这个情形只怕十有八九离寒月风猜想的不远了。

除了寒月风的父亲寒雄方之外,站在慕雪身边那名威严的男人正是慕雪的父亲,慕元。 而和司空清然站在一起的那名看起来外貌不过四十岁,带着沉稳的女人正是慕雪的师傅伤灵。 伤灵那一头齐膝的银白色长发十分显眼。 让人不会把她当成只是一个三十左右的人,那隐隐透露出那威严之色,让人心中不禁感到敬畏。

伤灵虽已经年过百岁,外貌看起来如同三十多岁的女人一样,这也正是修仙之人才能够如此。 而只所以慕雪会有这个高傲的性格除了父亲的宠溺和伤灵也有关系。

伤灵作为明烟剑派的掌门,眼光自然是高,慕雪从小就拜入伤灵的门下,作为掌门的弟子,慕雪自然也是比一般的女子要高贵很多,因为她可能就是下一任明烟剑派的掌门。 在大家还把目光看向寒月风处于惊讶之时,司空清然率先打破沉静的尴尬,对着寒月风问道:“月风,你去哪里了,为何弄成这幅摸样?”“回师尊,刚刚燕川师兄指点弟子两招,稍微切磋了一下,未经过师尊和掌门同意,还请师尊和掌门责罚。

”寒月风说完在场的人都是不同表情,但是大多数还是一脸鄙夷之色。

不过寒雄方和司空清然并未表现出任何嫌弃或者感到丢脸。

寒雄方或许并不了解情况,但是对于自己的儿子自然是不会看不起。 不过司空清然了解寒月风,是不可能私自和别人争斗的,必定是燕川故意为难的。 司空清然对着古弘说道:“掌门,虽然弟子私下比试是不允许的,不过他们这应该算是同门之间相互交流,应该无碍。 ”虽然古弘贵为掌门,但是司空清然在门派当中的地位和威严比古弘有过之而无不及,就算是古弘想要责罚寒月风,也要看司空清然是如何表态,不会私自决定。 古弘说道:“清然都这样说了,那此事也就此不提了。 ”“那如此就多谢掌门了,大家应该也不介意月风就这样入座吧?”在场的人都是纷纷表示无妨,毕竟是看在司空清然的面子上,怎么都要给一个薄面。

众人纷纷入座,而寒月风也是毫无疑问的坐在了最末席,在这里他身份最低,于情于理也是坐在这里。

而慕雪作为远道而来的贵客,自然不会和他一样,对此寒月风也并不会在意这些东西。 等到寒月风入席之后,司空清然把目光转向寒雄方,寒雄方也是点头表示明白对着慕元说道:“慕元兄和伤灵前辈不愿辛劳来到玉雪剑派,想必大家也是想要谈出一个好结果来对吧。

”“这个是自然,不然我也不会来这里了。

我女儿从小就被我娇生惯养了,随意的做出这个决定在这里我先向雄方兄陪个不是,抱歉。 ”“爹,是我做出的决定,要赔礼道歉也是我来陪。 ”慕雪看见慕元向寒雄方赔礼道歉,心中也是十分的抵触,认为根本没有必要这么做,毕竟她自己的事情想要自己做主。

“这里哪里有你说话的地方,给我住口!”慕元大声一喝,慕雪也是只好悻悻的坐了下去。 不管性格多么高傲倔强,但是在慕元的面前还是十分听话的。

至于其他的人也都是在一旁静静的看着,毕竟家事还是只能够由自己解决,旁人的话出不了什么主意。

“诶,孩子不懂事,慕元兄也别这么吼嘛。 吓着孩子怎么办,说到底我们做长辈的也有责任,没有好好关心他们,所以这种大事都可以随意做决定了。 ”慕雪此时也是只能够是狠狠的看着寒月风,在自己父亲面前她还是不敢放肆的。

“雄方兄所言极是,到时候我一定会多多管教。 不过婚姻的事情我现在是管不了她了,不知道雄方兄是何意?”“这是两位孩子的众生大事,自然是要询问一下两位孩子的意见了,我们只能够做个参考而已。

”“你说的对,那就问问两个孩子的意见吧。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