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大全

你决定了,我还梦想什么

  • 作者:本站
  • 时间:2019-07-10
  • 95人已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西方诗歌 > 文章
简介 ⑴ 雨,已经下了。 凉凉的,从天而降。 顺著我的发际小溪般下淌,模糊了我的双眼。 走出家门的时候,彷如脱离了香柯,香艳的南柯一梦。 梦醒的时候,空灵的驱壳摇曳

你决定了,我还梦想什么

⑴  雨,已经下了。 凉凉的,从天而降。

顺著我的发际小溪般下淌,模糊了我的双眼。

  走出家门的时候,彷如脱离了香柯,香艳的南柯一梦。   梦醒的时候,空灵的驱壳摇曳在荒原的小径上,灰尘沾满赤裸的足底,几丝黏糊似乎无法割舍。 难道这就是红尘的涟漪吗?  本来闷热的天气里我的身体由内往外的滚烫,可这凉凉的雨已经湮灭了心的火焰。

多想再次让余烬复燃,可这种潮湿浓重的阻止了心跳地绵延。

  既然你已决定了,我还能梦想什么!  突然的雨已经下了,从你的星空飞出,从你的云朵滑落,从你雷电交加的决定里毫无疑问的下了。     ⑵  你来了,在我不经意的时候。

暖暖的,来自不知名的地方。

从我视线所及的方向,将我的双眼点亮。   走近你的时候,万绿千红,春暖花开。 春的天使不容迟疑地将初夏的大门大开。   缓过神的时候,充溢爱情的心灵在春光的留影下,温情厚重地穿过我的手指,暖流已经深深的注入我的身心。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奇缘吗?  一直寒冷的冬天里我的灵魂由外及内的冰冷,可这暖暖的春意已经装修了心的苍白和残缺。 多想考量一下春天的种子是否有胚胎是否可以发芽,但是春天的誓言已经迷醉了我的心宇。

  既然你已决定了,我还能谢绝什么!  春天的脚步已经来了,在你的了嫩芽上生长,在你的绿叶上蔓延,在花开花谢后长出了青果。

    ⑶  我们逐渐脱掉了伪装,一层层、一件件,直到赤裸的夏天,不容拒绝地表演,让我们灼热如夏蛙,夜夜鸣唱喧嚣。

  形影不离的林边河套,霓虹灯下,乡间小道,真实而明亮的小轩窗关不住笙箫绝唱。   酸甜苦辣,油盐酱茶,在热烈的季节里,把炎夏的日子渲染的丰富多彩。

而日子里的光明灰暗,曲折坎坷,就像多调音符,让生活色彩斑斓。   从此,孤单已是过往。 无论是白天,还是夜晚,无论是天涯,还是咫尺,相依相携,和谐的步调,默契的灵犀,恰是动感了自然的万般生灵。

多想这富有激情的天气季节不要有半点瑕疵,不要有尽头。

可痴迷的我隐约约见了一丝秋风凉意。   既然你已决定了,我还能迟疑什么!  秋天来了,在你添加的衣服上,在你吊起的果串上,在你开始泛红的脸上,真的快熟了!    ⑷  冬天来,银装素裹。 你把自己包裹地我都认不出来了。 那些羞红娇笑,那些婀娜多姿,那些热情赤裸,已经远远地落在身后。

  下雪了,好冷好冷。 在我的眼前,你将自己紧紧地包裹如处子。 我已感觉不到你的温度,我明白了不是自然的客观原因。

  我伸手触摸到的除了寒枝冻草,就是封冻的原野。 我时常静观檐下冰勾表面的晶莹,僵硬的不再是凌波微步,毫无生机的陌生后的手势,呆滞的、热情过往的眼神,银白的荒野已经失去往日的富饶与繁华。

  从此,一切已归于原始。

确实不同的是在原本贫瘠的心肌上挂满了僵硬而失去血色的往事。 多想找些时机,和你来几次雪下纯白地对话;多想用我的余温融化你那漠然和冰冷!可我的多情经过验证已纯属多余。

  既然你已决定了,我还将梦想什么!  冬天来了,风已冷冽,大地煞白,我只有在你的冰天雪地外将多情的诗情画意用心血浸透后,深深地掩埋。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