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大全

登乐游原原文、翻译及赏析

  • 作者:本站
  • 时间:2019-05-20
  • 180人已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西方诗歌 > 文章
简介 诗人,翻译家。文学博士。中国诗歌学会理事。现就职于中国社会科学院外国文学研究所。2017-3-30梁平:当代诗人。 所以在建筑施工过程中,要及时发现水暖安装过程中出现的理由并采取有效的解决建

诗人,翻译家。文学博士。中国诗歌学会理事。现就职于中国社会科学院外国文学研究所。2017-3-30梁平:当代诗人。

  所以在建筑施工过程中,要及时发现水暖安装过程中出现的理由并采取有效的解决建筑工程水暖安装及管道出现的理由及策略由提供海量免费论文范文的http://整理提供,希望对您的论文写作有帮助.措施。  1水暖施工中常见的质量理由及解决策略  预留预埋洞口及管道位置、标高准确度的理由  水暖施工作为建筑、结构的辅助工程,必须要预留出管线铺设的孔洞,但是在实际施工中却常常被忽略,造成了非常严重的浪费,最终导致排水不畅,影响使用。对此,水暖施工的技术人员要仔细研究施工图纸,根据管道安装的要求,按照要求施工,保证数量与尺寸,尤其是制约好预留洞口的标高。

登乐游原原文、翻译及赏析

【原文】向晚意不适,驱车登古原。

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

【注解】1、意不适:心情不舒畅。 2、古原:即乐游原,是长安附近的名胜,在今陕西省长安以南八百里的地方。

【译文】临近傍晚时分,觉得心情不太舒畅;驾车登上乐游原,心想把烦恼遣散。

看见夕阳无限美好,一片金光灿烂;只是将近黄昏,美好时光终究短暂。 【赏析】这是一首登高望远,即景抒情的诗。

首二句写驱车登古原的原因:是“向晚意不适”。 后二句写登上古原触景生情,精神上得到一种享受和满足。

“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二句,素来人们多解为“晚景虽好,可惜不能久留。

”今人周汝昌认为:“只是”二句,“正是诗人的一腔热爱生活,执着人间,坚持理想而心光不灭的一种深情苦志。 ”这种看法,虽有新意,却不合诗人的身世,也不合诗人当时的情绪。 【评析】玉溪诗人(即李商隐),另有一首七言绝句,写道是:“万树鸣蝉隔断虹,乐游原上有西风,羲和自趁虞泉〔渊〕宿,不放斜阳更向东!”那也是登上古原,触景萦怀,抒写情志之作。

看来,乐游原是他素所深喜、不时来赏之地。 这一天的傍晚,不知由于何故,玉溪意绪不佳,难以排遣,他就又决意游观消散,命驾驱车,前往乐游原而去。 乐游原之名,我们并不陌生,原因之一是有一篇千古绝唱《忆秦娥》深深印在我们的“诗的摄相”宝库中,那就是:“……乐游原上清秋节,咸阳古道音尘绝。

—音尘绝,西风残照,汉家陵阙。 ”玉溪恰恰也说是“乐游原上有西风”。 何其若笙磬之同音也!那乐游原,创建于汉宣帝时,本是一处庙苑,—应称“乐游苑”才是,只因地势轩敞,人们遂以“原”呼之了。 此苑地处长安的东南方,一登古原,全城在览。 自古诗人词客,善感多思,而每当登高望远,送目临风,更易引动无穷的思绪:家国之悲,身世之感,古今之情,人天之思,往往错综交织,所怅万千,殆难名状。

陈子昂一经登上幽州古台,便发出了“念天地之悠悠”的感叹,恐怕是最有代表性的例子了。 如若罗列,那真是如同陆士衡所说“若中原之有菽”了吧。

至于玉溪,又何莫不然。 可是,这次他驱车登古原,却不是为了去寻求感慨,而是为了排遣他此际的“向晚意不适”的情怀。

知此前提,则可知“夕阳”两句乃是他出游而得到的满足,至少是一种慰藉—这就和历来的纵目感怀之作是有所不同的了。 所以他接着说的是:你看,这无边无际、灿烂辉煌、把大地照耀得如同黄金世界的斜阳,才是真的伟大的美,而这种美,是以将近黄昏这一时刻尤为令人惊叹和陶醉!我想不出哪一首诗也有此境界。 或者,东坡的“闲庭曲槛皆拘窘,一看郊原浩荡春!”庶乎有神似之处吧可惜,玉溪此诗却久被前人误解,他们把“只是”解成了后世的“只不过”、“但是”之义,以为玉溪是感伤哀叹,好景无多,是一种“没落消极的心境的反映”,云云。 殊不知,古代“只是”,原无此义,它本来写作“祗是”,意即“止是”、“仅是”,因而乃有“就是”、“正是”之意了。

别家之例,且置不举,单是玉溪自己,就有好例,他在《锦瑟》篇中写道:“此情可待(义即何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其意正谓:就是(正是)在那当时之下,已然是怅惘难名了。

有将这个“只是当时”解为“即使是在当时”的,此乃成为假设语词了,而“只是”是从无此义的,恐难相混。

细味“万树鸣蝉隔断虹”,既有断虹见于碧树鸣蝉之外,则当是雨霁新晴的景色。 玉溪固曾有言曰:“天意怜幽草,人间重晚晴。

”大约此二语乃玉溪一生心境之写照,故屡于登高怀远之际,情见乎词。

那另一次在乐游原上感而赋诗,指羲和日御而表达了感逝波,惜景光,绿鬓不居,朱颜难再之情—这正是诗人的一腔热爱生活、执着人间、坚持理想而心光不灭的一种深情苦志。 若将这种情怀意绪,只简单地理解为是他一味嗟老伤穷、残光末路的作品,未知其果能获玉溪之诗心句意乎。 毫厘易失,而赏析难公,事所常有,焉敢固必。 愿共探讨,以期近是。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