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大全

《夜色生香》江其完结版免费阅读 第8章

  • 作者:本站
  • 时间:2019-07-09
  • 123人已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西方诗歌 > 文章
简介 《夜色生香》江其完结版免费阅读第8章主角叫江其的小说叫《夜色生香》,是作者樱火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类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 主要讲的是:我看着手里那一炷香,压力前所未有的大。

《夜色生香》江其完结版免费阅读 第8章

《夜色生香》江其完结版免费阅读第8章主角叫江其的小说叫《夜色生香》,是作者樱火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类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 主要讲的是:我看着手里那一炷香,压力前所未有的大。

这张皇是连自己的后路都给想好了啊!一看这东西就是迷香类的东西,顾栎那边一出事端就知道是我搞的鬼,而我要是把张皇暴露了出来,就等于自断后路。 横竖都是死。 我看着那一炷...推荐指数:《夜色生香》第8章免费试读我看着手里那一炷香,压力前所未有的大。 这张皇是连自己的后路都给想好了啊!一看这东西就是迷香类的东西,顾栎那边一出事端就知道是我搞的鬼,而我要是把张皇暴露了出来,就等于自断后路。

横竖都是死。 我看着那一炷香,有些艰难的吞了吞口水,应了一声好就蹑手蹑脚地进了家门。

我进屋那会儿,顾栎的房间还开着灯,我一瞅见房里面没人,就一本正经的走了进去,正准备点上迷香,顾栎清脆的声音忽然在背后响起。 “你在做什么?”我偏过头,迎来的是她眼中汹涌的鄙夷与厌恶。 她似乎刚从浴室里出来,头发还处于半湿润的状态,身上裹着一件暗色系的浴袍,不长不短,却能将她身上所有的美好都一并突出来。 胸前是深V款式。

我看着她胸前的风光,忽然想起她上次在皇城夜店,生涩的用手帮我解决问题的那一幕。

她那时候的表情丰富多彩,让人很是想往她嘴里塞点什么。 “再看,信不信我挖了你的眼睛!”闻言,我将目光往下移,随便找个借口道:“最近就是夏天了,蚊子多,我托朋友在老家带了香料回来驱蚊子。 ”她冷呵了一声,“我还没死呢,点什么线香。 ”说归说,她并没有阻止的意思,也正好中了我的意。

我刚把香点上,顾栎就很不耐烦地把我从里面赶了出来。

出了顾栎的房间,我在客厅的玄关处看到了沈坤。 他今天穿了一身纯黑的夜行衣,脸上带着我留在天台上的面具,走到他跟前时,我拍了拍他的肩膀。 “你先躲好,等会儿把顾栎救走,顺便往我肚子里捅一刀。 ”沈坤嘴角一咧,扯出一抹痞里痞气的笑,“你就不怕我把你捅死?”“万一我不小心死了,不是还有你照顾我姐嘛,我怕什么。

”我给沈坤交代清楚后,连忙出去向张皇汇报,而他则隐没在家里。

我故意佯装惊慌,白着一张脸来到了张皇的车旁,点头哈腰的向他汇报,“顾栎还没睡下,但香我已经点在她房间里了。

”张皇很不吝啬的向我竖起了大拇指,表扬我道,“小子,干得不错,挺有当卧底的料啊!”过了十分钟后,我跟在张皇**后面,进了家门。 张皇向我问了顾栎的房间后,径直向二楼走了过去,片刻不停的进了顾栎的房门,关门前还特意吩咐我,“老子一会儿就完事,你在外面把把风,有什么风吹草动都提醒我。 ”“是!”他一进去就啪嗒一声关死了门,门刚合上的那一瞬间,我还听见了他发出浪荡而又恶心的声音。

“小美人,今晚,我可要好好享用你这尤物。

”我站在门口听着,内心别提有多不痛快,顾栎好歹也是我的合法妻子,隔着一道门被扣上绿帽,这比让我跪着钻别人的裤裆还耻辱。 我冲沈坤比了手语,让他带着刀和钥匙上门,没出两分钟,他就来到了我跟前,我扬声一吼就求救。

“老板!有情况!”话毕,我开始跟沈坤撕打了起来,被他揍的鼻青脸肿之后,沈坤掏出了一把水果刀,狠狠往我左下腹一插,疼的我低声呜咽出声。

“救……救命……”沈坤当然没管我,径直打开了房门就冲了进去,我趴在门口忍痛看着里边儿的情况,张皇身形肥壮,压根不是沈坤的对手。 两三个回合下来,张皇屡屡战败,最后直接摔了个狗吃屎。

沈坤将腿往他脸上一踩,狠狠辗轧,目光阴沉的可怕,声线一压,强大而又恐怖的气场随机油然而生。 “垃圾,老子上次不是警告过你了嘛?要是再不长点记性。

”他伸手指向我,继而咬牙切齿地道:“你跟你的狗,都会死的很难看!”我吃力的站起来,把沈坤扑制住,张皇的身体就卡在了门槛上。

“老板,快跑!”我忍痛叫出声,然后两眼一白翻,一头撞在地上装晕。

下一秒,张皇连滚带爬的落荒而逃,满喉咙都是呼救的呜咽声,沈坤当然没有追。 事后,沈坤把面具摘了下来,帮我拨打了120,临走前还拍着我的肩膀,啧啧说道:“也不知你惹上了什么麻烦,居然这么玩命,平时没事就好好练练我教你的那三脚猫功夫,虽然成不了大气候,但也够把那肥猪打的屁滚尿流了。 ”损完了我,他就头也不回地走了。 在救护车没来之前,我给温莉莉打了电话,无比虚弱的在这一边哀求她:“顾栎摊上麻烦了,你有空的话过来守着她,我需要去医院一趟。

”温莉莉火急火燎地赶来时,我刚被抬上救护车,我看见她红着眼眶往医务人员手里递了一张卡。

这晚上,我被抬进手术室缝缝补补,在医院里迷迷糊糊地一躺了一晚上。

次日清早,顾栎跟温莉莉一同出现在我所在的病房里。 顾栎看着我,眼底的冰凉还是一如往常,一看到我就用奇怪的语气问我,“昨晚都有谁进入了我家。 ”“一位一身肥膘的中年大叔,说是你的同事,有急事跟你讲,还有一个挺拔的帅小伙。 ”听到后者,顾栎眉头一挑,忽然问,“发型是不是跟你差不多的?约莫二十二、三左右。 ”闻言,我龇牙咧嘴的摇了摇脑袋,“我没来的及看那人的脸,就被人捅了一刀。 ”顾栎的面色阴沉无比,周遭的空气骤然降了温,温莉莉站在她身旁,蹙紧眉头拉了拉她的衣角,“栎栎,肯定是张皇!”“跟我们有仇的中年胖子,就他一个。 ”闻言,顾栎的面色直接黑到了极点,扬起手往床旁桌上一拍,好好的一张桌子顿时被拍成了两半。

那一刻,我才意识到,顾栎并不只是表面看上去那么简单,她身后出了一个顾氏集团以外,可能还有更加恐怖的存在。

顾栎满载滔天怒火地离开了病房,温莉莉跟随其后,临走前,顾栎还用无比僵硬的语气跟我道谢。

“谢谢!”。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