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大全

第一千七百四十回 小楼艳遇沧狼行最新章节

  • 作者:本站
  • 时间:2019-07-12
  • 113人已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西方诗歌 > 文章
简介 瑞王身边的护卫们纷纷拔刀而出,应千求挡在了他的身前,这回应千求被留在瑞王身边,负责他的人身安保,尽管对于这个任性王爷游山玩水的需求,应千求是极力想反对的,但现在他无法改变他的决定,只能打起十二

第一千七百四十回 小楼艳遇沧狼行最新章节

瑞王身边的护卫们纷纷拔刀而出,应千求挡在了他的身前,这回应千求被留在瑞王身边,负责他的人身安保,尽管对于这个任性王爷游山玩水的需求,应千求是极力想反对的,但现在他无法改变他的决定,只能打起十二万分的注意,稍有异动,就要排查了。

应千求沉声道:“来人,把楼上抚琴的人赶走,怎么搞的,这黄鹤楼一向是主公(瑞王隐瞒自己的身份,在外只称主仆)包下的,为什么还让别人上楼,楼主何在?”一个胖胖的楼主连忙跑了过来,一边赔着笑脸,一边说道:“不好意思啊,应大爷,你们包这楼,每天只是上午的这几个时辰,我们黄鹤楼小本经营,也不可能在除了这段时间外,不做生意了嘛。

那个客人昨天晚上就在这里了,她也是包了一整夜,现在离辰时还有小半刻时间,也差不多该到了,我这就叫她离开。

”应无求冷冷地从怀里摸出一锭大银,足有十两,扔给了楼主,说道:“今天这楼我们全包了,不允许任何闲杂人等接近,这钱应该够你一天的开销了吧。 ”楼主心花怒放,一下子把银子揣进了袖子里,不停地点头道:“够了,足够了,我这就去叫她走,二子,快点把歇业免客牌拿出来,快。 ”瑞王却是突然一摇折扇,说道:“且慢,刘老板,你说楼上抚琴的,是一位姑娘吗?”那个姓刘的楼主回头道:“不错,是个妙龄女子,蒙着面纱,二十许人,看起来水灵水灵的,只带了一个丫环,从昨天晚上戌时就来了,一直在那里弹琴,也不说话,透着股子奇怪。

”瑞王哈哈一笑:“闻律识人,这曲子很特别,本公子想要向这位姑娘讨教一二,应护卫,陪本公子上楼看看。

”应千求的眉头一皱,心中暗暗叫苦,暗道这瑞王实在是色胆包天,上次差点命都弄没了,这回又旧病复发,他说道:“公子,连刘楼主都说了这女子透着股子奇怪,我们还是不要招惹的好,天下女子千千万万,何苦在这外面,去见一个陌生女子呢?”瑞王的脸色一沉:“怎么,你还想教训本公子不成?反了天了!”应千求连忙说道:“不不不,在下不敢教训公子,只是护卫公子的安全,是属下的职责所在,不敢懈怠。

”他看了看这黄鹤楼,说道,“这楼太狭窄,楼上又高,万一是刺客,我们这么多人没法救援的。

”瑞王哈哈一笑,摆了摆手:“本公子的行踪,无人知道,哪会有人来刺我,再说了,这楼这么高,刺客又怎么逃得了?”应千求咬了咬牙:“公子,小心使得万年船,如果是上了楼,那我们这么多人,最多跟您上去两三个,是无法护卫的。 ”瑞王不满意地摆了摆手:“你们两三个大男人,武艺高强,难道还对付不了两个弱女子?那朝,,那我们家养你们,是干什么吃的?”应千求叹了口气,说道:“那请公子千万小心了,至少在楼上,千万不要接近这个女子。 ”瑞王笑道:“本公子自有分寸,前面带路。 ”那刘楼主连忙引着瑞王向楼上走去,而应无求则带了三名武艺高强的护卫,紧随其后,上得楼后,只见靠窗的一角,正坐着一名身形婀娜的女子,轻纱薄罗,秀发如乌瀑,凝脂般的肌肤,在紫色的薄纱之下若隐若现,而那香炉里焚着的香烛,透出一股子异样的气氛。

瑞王的两眼都在放光,这女子的举手投足间,都有一丝难言的媚态,充满了让男人血脉贲张的诱惑力,他不自觉地咽了一泡口水,喉间不由得“咕”了一声。 那女子一下子停住了手中的琴音,回头一看,只见一汪秋水般的明眸,如那楼外奔流不息的长江,风情万种,她的脸上蒙着一层薄薄的轻纱,但光是看这脸形,还有那眼睛和皮肤,就能看出这是一位绝色的女子,一对娇艳欲滴的红唇,从轻纱之下若隐若现,端地是樱桃小口,她轻掩红唇,“啊”了一声。

一边的丫环是个十四五岁的小姑娘,模样颇为清秀,扎着两只羊角辫子,冲着刘楼主沉声道:“你这楼主好生无礼,收了我们的钱,答应了包我们一整夜的,怎么还带着别的男人上楼来?”瑞王哈哈一笑,晃了晃折扇:“不关刘老板的事,是本公子听到这琴音颇为美妙,想要一睹抚琴之人的容颜,这才上楼一见的,在下朱佑长,京师人士,想向姑娘讨教一二,这曲名为何?”那女子站起了身,也不看瑞王一眼,冷冷地说道:“小翠,我们走。

”瑞王以前从没有给女人这样拒绝过,脸色微微一变,伸出折扇,拦住了这女子前进的道路,转而换了一副笑脸:“姑娘,你可能误会在下了,小生并非轻薄无礼之徒,只是自幼对音律比较喜欢,听到此曲美妙悠扬,所以想要请教一二罢了,请不要误会。 ”女子转过头来,秀目中水波流转:“哦,公子也是懂音律之人吗?你能说出此曲有何特别之处吗?”瑞王点了点头,若有所思地说道:“此曲应该是一名痴情的女子,对于她求而不得的爱情,那满腹的心事与辛酸,这从曲中的几个转折之处,可以看出,前面如行云流水,诉说着二人的爱情与甜蜜,后面就开始转折,低调了,应该是两人之间的爱情出了问题,然后整个后段,就是低低的倾诉,是那女子的满腹心事,求而不得。

姑娘,本公子说的可否正确?”那女子嫣然一笑,百媚丛生:“公子还真是通音律之人呢。

小女子姓李,就是本城人士,昨天夜里想要出来散散心,就到了这黄鹤楼上抚琴赏月,现在天已经大亮,小女子也应该回去了,若有缘的话,我们还会再见的。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