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大全

他为何坚持十余年,做一件可能不被人理解的事?

  • 作者:本站
  • 时间:2019-06-09
  • 67人已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西方诗歌 > 文章
简介 赵永华(右)和老伴儿在天津市红桥区佳园北里小区的家中荣誉墙前合影(4月1日摄)。 新华社记者李然摄 新华社天津4月4日电题:他为何坚持十余年,做一件可能不被人理解的事? 新华社“

他为何坚持十余年,做一件可能不被人理解的事?

  赵永华(右)和老伴儿在天津市红桥区佳园北里小区的家中荣誉墙前合影(4月1日摄)。 新华社记者李然摄  新华社天津4月4日电题:他为何坚持十余年,做一件可能不被人理解的事?  新华社“中国网事”记者宋瑞郭方达  如何坚持十余年的时间,做一件可能不被人理解的事?作为天津市的一名遗体捐献宣传志愿者,赵永华用一部座机告诉我们,不漏下任何一通电话,就是他的秘诀。   赵永华在展示自己的遗体捐赠公证书(4月1日摄)。 新华社记者李然摄  一张小方桌上的队伍  赵永华的家位于天津市红桥区佳园北里小区,大小不到30平方米,一张床、一个圆桌、几把椅子和一个桌柜,将客厅挤得满满当当。   “第四届全国五好家庭”“天津市优秀志愿者”“天津市2017年度最美家庭”……家中的柜子和墙上满满都是各式各样的奖杯、奖状和锦旗。

  74岁的赵永华揪了揪身上略显陈旧却依然整洁的衣服说:“好多都是遗体捐献者家属送的,能穿我就留着。 ”  客厅一隅的一张方桌是赵永华的“办公区域”,也是“天津市遗体捐献志愿者宣传服务小组”的“根据地”,经过多年的经营,这支由赵永华夫妇创立的公益队伍已有上百人的规模。   桌上最显眼的莫过于一部座机,按键上的号码有些磨损,握把上也尽是细密的划痕,但尽管款式老旧,却一尘不染。

电话旁边摆放着30多个装满手写资料的文件夹。   赵永华戴上老花镜,在台灯下眯着眼翻找,从抽屉里取出几个颇有年代感的小本子,封皮上用透明胶贴着一张横格纸条,上面一笔一画地写着——《遗体捐献申请者名单册》,里面记录了自2004年起天津市各个区县、各个年龄层次的遗体捐献申请人。   “铃铃——”桌上的电话响了起来,赵永华赶忙放下手头的工作,详细解答起电话那头的疑问。

“这是我建立的天津市遗体捐献宣传服务热线,市民们会咨询我遗体捐献的申请流程。

”赵永华说。

  谈起天津市遗体捐献的申办流程,恐怕没几个人比赵永华更熟。 “这都是我多年来跑出来的经验。 ”赵永华说。

  赵永华在天津市红桥区佳园北里小区的家中取出遗体捐献申请者的资料准备查看(4月1日摄)。 新华社记者李然摄  一次偶然的坚持  1993年,赵永华夫妻二人双双下岗,一家六口人仅靠着每月400多元的下岗补贴过日子。   秉持着“乐乐呵呵是一天,别别扭扭也是一天”精神的赵永华夫妻俩,很快就从下岗的阴影中走了出来。

他们在社区当志愿者,做卫生、搞绿化、维护社区秩序,每天都过得紧凑而充实。

  1997年,报纸上一则国家宣传遗体捐献的文章吸引了赵永华夫妻俩的目光,俩人一合计,便萌生出捐献角膜和遗体的想法。

  “那时大家都觉得遗体捐献是‘文化人’干的事儿,我一个初中文化水平的工人没那么高的‘觉悟’。 ”赵永华说,别人越是觉得他在闹着玩,他就越要用事实说话。

  1998年,为了找到遗体接收单位,赵永华跑遍了市里大大小小的医院,却毫无进展。 几经波折的他找到了天津医科大学。   “在学校里,我了解到天津医科大学老校长朱宪彝捐献遗体的事迹后,更加坚定了遗体捐献的念头。 ”他说,但是遗体捐献申请书上还必须有家属签字。

  赵永华夫妻俩只能硬着头皮向子女们坦白。 听到父母想捐献遗体,孩子们都表示强烈反对。 “他们觉得父母捐献遗体后,扫墓都没有个去处,再加上担心周围同事朋友指指点点,这事儿就暂时搁置下来。

”  之后,赵永华夫妻俩晓之以理,动之以情,终于用4年时间做通儿女们的思想工作。

2002年4月1日,赵永华夫妻俩完成了遗体捐献公证,成为天津市首例自愿申请遗体和眼角膜的“双捐”志愿者夫妻。   摆放在赵永华书桌上的各种材料(4月1日摄)。 新华社记者李然摄  一段十余年的努力  想让更多人了解遗体捐献,赵永华把自家的电话号码登记为天津市遗体捐献宣传服务热线。 “热线开通后就没闲着,但最开始真正申请的却没几个。 ”他说。

  “当时200元的公证费让大家犯难,怎么捐了遗体还要自掏腰包?”为了给遗体捐献者免除公证费,他天天像“串门”一样找相关部门争取。   2006年底,天津市发布了规定,捐献遗体、眼角膜者实行免费公证,赵永华终于解开了心结。   “档案不是死的,申请表入档后,依然要一直跟进。 时常去申请人家里坐坐,既能掌握捐赠者的实时意愿,也是对他们的一种陪伴与尊重。 ”赵永华说。

  自2002年起,已有2000多人通过赵永华创立的“天津市遗体捐献宣传帮办志愿小组”办理了遗体捐献登记手续。

  在蓟州区元宝山庄生命纪念公园,803名遗体捐献者的名字镌刻在“奉献碑”上,其中三分之一的名字赵永华都熟悉。   天津医科大学自20世纪80年代初开始,面向社会接收无偿捐献遗体用于医学教学使用,累计接收797例,其中2018年接收遗体捐献86例,公众对遗体捐献工作的认知度不断增强。   天津医科大学基础医学院人体解剖与组织胚胎学系主任张平说,有了像赵永华这样的遗体捐献宣传员,遗体捐献的来源更加充足。

  “为了对遗体捐献者表示尊重,自2002年天津医科大学设立生命意义展室,每逢新生入校都在这里要上一堂特殊的课。

”张平说。

  根据天津市红十字会提供的数据,截至今年3月底,天津市实现遗体捐献827例,实现人体器官捐献908例,角膜捐献456例。

仅今年第一季度,成功实现器官捐献93例、遗体捐献30例。   “在我看来,遗体捐献对医学事业和人类发展都有贡献。 这是了不起的事,是大爱大善。 社会有需要,我就会一直做下去。

”赵永华说。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