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大全

《遗迹》by安静的船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作者:本站
  • 时间:2019-05-14
  • 31人已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西方诗歌 > 文章
简介 《遗迹》by安静的船免费章节在线阅读,主角是鲻越,飞燕溪的小说阅读完结版,这里提供免费章节阅读:对手脚下生风,冲到他怀中也用不上贬眼之间,然后使出的都是绵密的招式。 ...真的连死神也杀

《遗迹》by安静的船免费章节在线阅读,主角是鲻越,飞燕溪的小说阅读完结版,这里提供免费章节阅读:对手脚下生风,冲到他怀中也用不上贬眼之间,然后使出的都是绵密的招式。 ...真的连死神也杀得了?这时,趴在地上的死尸仿佛在和应他的说话,每一具都爬了起来,看著默然不语的鲻越。 “你。

”胡人大侠杀三刀没语调说。 “说。 ”不认识的胖子。

“你。

”三十鬼方之首说。

“杀得了死神吗?”撒旦的语音未落,上百具尸体便扑了上来。

这是纯正的胡家大刀?这又是鬼方秘缠手?一招又一招熟悉的招式再次攻来,若是单打独斗他自然不放在眼内,但是上来是一百个绝顶高手,纵已成尸,却一样骇人。

“死神,就是这么超於六道之外的事。

”撒旦笑著说。

太美味了,这个孩子的力量。 为鲻越不知的,就是要是他不肯好好合作,撒旦就会以某种方法把鲻越的“血脉”转嫁在自己身上。

但无容置疑的是,撒旦本身就是超强的“脉人”。 “你让我想起一句说话:坏冢之人,不得好死,祸延三代,不入六轮。

”鲻越信心爆升。

“我早就不属六轮之中。

”说完,他便自然地进入“神血”的状态,放弃规行矩步的行招,只以诡异的身影穿梭在各“人”之间,时而进攻,时而防守,更多的是虚招。

“莫邪。

”他左手一抖,莫邪砍下了只可怜的右手,只是鲜血没有溢出,右手不用一瞬便已化成砂石。 然后他顺势由下至上的把那个胖子一开为二。 “跪拜吧!”他愈战愈是亢奋,血液滚热,潜在的力量蠢蠢欲动。

“向战神跪拜可免你一死。 ”“真不愧为十一源脉,幸好,我身兼两大神血。 ”撒旦的笑意更浓,只是他一直没有出手。 鲻越心中推断:“他大概有一种是类似赶尸的力量吧?”他听过前辈所言,对付赶尸人,最好的方法就是把他杀死。

但这样做太麻烦,倒不如直接清光他的所有棋子。

至少,打一百个喽罗比打一个高手来得容易。 这些尸体和传说中的活死人有一点不同,传说中的活死人多被传闻为不良於行,反应缓慢,偏偏这些死尸却只比他们生前的功力更为提升,单是那曾把他逼上绝路的三十鬼方,便已比在生时厉害了三四个翻。 “上一次,你们死得很不值吧?”撒旦朗声。

“要是这样,就杀死他吧。 ”九十九具死尸仿佛和应了他的说话,每一个都像有了灵魂般“活过来”。 他们左右手各自使出看家本领,身体可不可思议地扭动,有些时候更是随便挨了鲻越一掌,不痛不痒似的继续出招。

鲻越肃然无畏,至少,他知道心情愈是亢奋,他的力量就会愈强。

“杀!”不记得是甚么招式,总之又一人化成灰尘而逝。

鲻越战到后来,心中暗自在笑。 他竟然在笑。 真的很强。

有些强是由内而内的渗出,不是基於他某一项特质所以很强,而是“强”就是他的特质。

说甚么为了保护大家而战?他知道他每一招都是为了变强而战,最神奇之处是,他真的做到了。

鬼方七的蛇手被他拨开,他简单地拨开了,连消带打地印了碎脉掌在胸前。 同时袭来的杀三刀被他的掌气逼开,他的右足点中了右方的鬼方六。

一招之间,败了三人。 这本领,惊世骇俗。 “不够。 ”他心想。

另一个很熟悉的面孔,捏个剑诀就冲上来,来的人是他的前副手白剑。

在这一毫忽之间,他又何会想过对手是谁,总之有人攻来,他的身体自然会反击。

这是他的“神血”驱使,也是他心中所愿。 白剑在江湖是有名的快剑,但今天竟连刺三剑都没能逼近鲻越半步。

最可怕的是,鲻越其实没有正眼看过白剑,只是专注地使著莫邪进攻鬼方十.十一.十五。

这种游刃有馀的感觉是怎么一回事?“再多,也只能从四面来袭。

”鲻越到了后来,居然有空閒说话。

“四打一,我又怎怕了你们?”内力急吐,掌风内力都把死尸们搓成碎砂。 这时,他看到一个他意想不到的人。

正是他的得意门生.李筹。

李筹的口在张合,似是在喃喃说话。 想不到的是,鲻越居然把听觉压至最低,全都转为战力。 李筹在哭,但鲻越没理。 “只有你,才最有机会挑战我。

”这是战神对李筹最大的褒扬。

对手脚下生风,冲到他怀中也用不上贬眼之间,然后使出的都是绵密的招式。 “你的招式一点杀意也没有啊!”他心想。

皱了一下眉,但嘴在冷笑。 也许我真的太强了。 要是有来世,我会收你为徒的,孩子。

鲻越对李筹的宠爱,是人所共知。 他早在这次探险之前便已决定,若二人能安然回归,他定会收李筹为徒。 可是,这次的远行发生了太多事。

李筹这孩儿居然会死。

鲻越当然知道是谁下的手,有这种能力的人,就只有自己。 在自己进入了“神血”的作战模式后,他把身边的人全都杀光。 然后,撒旦从不知何处也弄来这许多疑似被他杀死的尸体。

总之,他杀光了所有人。

“这是力量的错误。 ”这是这个叫撒旦的男人为他行为下的注解。

的确,他拥有的力量太强了。

强到使他不禁想追求更多力量。 李筹死了,白剑死了。

宋辑也许死了,鬼方三十人都死光了。 和他们的遗体战斗是一件很艰钜的事,可是一点也不有趣。 因为,死去的东西他不怕。

凡是活的东西就会死,游走在生死边缘的感觉有趣多了。

生在这太平的时代,要简单活著很易;要随便死去也很易,最难的是在地府的边陲呐喊,对鬼兵作出最大的挑衅,然后保全自身不死。 我是不是活在错误的时代?这样和死尸战斗,一点也不有趣。

这样强的鲻越很寂寞。 他不喜欢随意的屠宰,可是没有对手的生活真的很无聊。 “撒旦。 ”鲻越的手乱拨也打发了一个高手。

“那边势力的人,有比我更强的人吗?”“只要你想,力量也会和你抗衡。

”“我答应助你,”鲻越的眼闪过一道光。

“我只要更多的对手。 ”渗穴手压在李筹的背上,他吐出一口鲜血。

滚烫地洋洒在鲻越的脸上。 尸体,会吐血吗?。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