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大全

《逆剑九天》灵魂无法复制全章节列表在线阅读

  • 作者:本站
  • 时间:2019-05-14
  • 175人已阅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西方诗歌 > 文章
简介 逆剑九天男女主角是云季,凝雪寒的小说,是最新完结的一本优质作品,剧情跌宕起伏、扣人心弦,这里提供免费章节阅读:寒月风那原本平淡如水的脸庞之上此时也是透露出感激,不过还是对着一旁的女子说道:“雪

逆剑九天男女主角是云季,凝雪寒的小说,是最新完结的一本优质作品,剧情跌宕起伏、扣人心弦,这里提供免费章节阅读:寒月风那原本平淡如水的脸庞之上此时也是透露出感激,不过还是对着一旁的女子说道:“雪蝶师姐,不用再说了,前段原本就轮到我看守剑阁,现在泠霜剑被盗了,是我没有尽责,我愿意受罚。

”...待到众人都离开了,寒月风也是和古弘还有司空清然行礼之后退了下去。 古弘此时对着司空清然说道:“清然,你为何会答应下来。 我知道寒月风前不久突破进入聚气期了,这对于没有血脉的人来说的确是个奇迹,但也仅仅只是如此了。

凭借他的实力想要在那些天资聪慧的青年才俊当中脱颖而出,我看是毫无可能啊。

”司空清然并不做太多解释,只是说了四个简单的字:“我相信他。

”说罢身法如风般飘逸,离开了侧殿当中。 在寒月风离开之后,一个黑影也是从石柱之后走了出来,一双阴冷的双眼看着两人离去的背影,手紧紧的握着,青筋爆出,在一旁的小石子被那散发出的强大力量都给震的抖动了起来,一股无形之气向周围散开,石子全部都变成了粉末。 “小子,这只能够说明他命大,你还是放弃吧。 ”下一瞬间,一个低沉苍老的声音传了出来,紧接着那声音的主人站在了那黑影身边,强大的气势让天空之上的鸟儿都是不敢在头顶飞过。

“请前辈在帮我一次。

”“我不明白小子,一个如此废材,你这么一心对付他干什么?”“就是因为他是一个废物,所以我不甘心。 我这么优秀为什么雪蝶却对我不理不睬,反而处处对那废物这么关心,我一定要让他离开玉雪剑派!”“哎,情字当真难解。

好吧,我在帮你一次,不过不要忘记了你答应我的事情。

”“晚辈明白。 ”某日,夜如凝水。

玉雪剑派的弟子基本已经全部休息了,只有着极少数的人在门派四处查看,天气很干燥,避免有火苗引起火灾。 黑夜当中,一处有些偏僻的房间之上,两名身穿黑色夜行衣的人正趴在上面,已经完全与黑夜融为了一体,根本难以发现。

“小子,你确定是这个房间里面吗?”“没错,就是在这个房间当中。 那寒月风这个月也是负责主要看守这剑阁的人,但是被执剑长老派下山去了,剑阁就只是两名普通的入门弟子而已。 ”“是吗,那行动。

”“等等,您确定真的只是拿走剑看看,不会以此要挟玉雪剑派?”“你知道你在和谁说话吗,小鬼。 这一切难道不是你所期望的,现在来装好人了。

”一个声音突然变得低沉下来,在一旁的人只感觉一股无形的压力压的自觉喘不过气来。 那人目光犀利的看了一旁的人一眼之后,便收回了气势,也是让那年轻人如释重负一般。 “既然如此,那你可以走了小鬼。 老夫想要取得,何须你的帮助,况且老夫现在对剑已经没有任何兴趣了。

”那人浑厚有力的声音当中,透出一丝恨意和怒意,虽然这么说,不过心中还是对剑有着难以释怀的执念。

“前辈息怒,晚辈知错了,不会在多说一句话。

”“如此最好,我既然说过会还就一定会,快行动。

”“是。

”两个黑色的身影一个闪身消失在了夜色当中,在门口的两名弟子只感觉眼前一黑便没有了知觉。

十日之后。

在玉雪剑派一处十分清幽的房间当中,一名少年正跪在地上,看面色也不过是十八出头的样子,不过那双黑眸却是十分深邃,如那墨色深潭一样没有一丝涟漪泛起,让人无法读出他的心事。

而在少年面前是一名身着蓝白相间长袍的人,此人正是司空清然,而跪在地上的人不是别人正是寒月风。

司空清然看着寒月风,说道:“月风,这次的事情全因你失责,我罚你下山寻找泠霜剑,如若寻不回的话门规处置,你有什么异议吗?”寒月风不做任何辩解,只是点头说道:“弟子明白,必定寻的泠霜剑回来,在向师尊请罪。 ”“既然你无异议,那么回去做准备吧,即刻下山,不得耽误。 ”“弟子遵命。 ”“嘭”的一声,房门从外面突然推开了,几名身穿玉雪剑派弟子服的青年男女闯了进来,来到司空清然面前跪下,一名二十出头的美丽女子急声道:“师尊,这次泠霜剑被盗之事完全不能够怪月风师弟啊,当时他人都不在门派当中,要怪的话不是应该怪那天看守泠霜剑的那两人才对吗?”寒月风那原本平淡如水的脸庞之上此时也是透露出感激,不过还是对着一旁的女子说道:“雪蝶师姐,不用再说了,前段原本就轮到我看守剑阁,现在泠霜剑被盗了,是我没有尽责,我愿意受罚。

”“师弟,师尊这样做实在是太过糊涂了,我们都不服。 ”在雪蝶身后的几名年轻男女也是再替寒月风抱不平的样子,平常他们可不敢就这样闯进师尊清修之地。 不过因为和寒月风是关系十分好的同门,这些人全都是司空清然的亲传弟子,当在门外听见了自己的师尊说要是找不到泠霜剑就以门规处置寒月风的时候也是终于无法继续在门外等候,冲了进来。

因为他们知道对于习剑的门派来说失剑之事非同小可,而且泠霜剑又是玉雪派的重中之重,是上一任掌门留下来的遗物,按照门规的话如若排除监守自盗的情况不至于死罪,其他情况理应驱逐出门派。 所以这几名青年男女也是会忍不住冲了进来,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寒月风心中自然很感激这些帮他说话的同门师弟师姐,但是他是执剑长老的弟子,那段时间又是负责看守泠霜剑的人,泠霜剑丢失理应由他负责,不管当时是不是在门派当中。 寒月风说道:“大家的好意我都明白,但是这件事错误的确在我,你们不用多说了。

”“但是师弟......”“我没事的,雪蝶师姐。

”寒月风说着把目光转向一旁几位青年男女的身上说道:“如果大家还当我是你们师兄的话,都不要再说了,别让师尊为难。

”“知道了。 师尊,是弟子无礼,请师尊责罚。

”寒月风在他们眼中的印象都是一直很善良温和,其实就是有些木讷,不管别人如何羞辱都只是笑笑不会言语。

但是只要有人诋毁司空清然的话,寒月风绝对会第一个上前反驳,甚至会动手,虽然他并不是别人的对手。 不过那只是以前,现在的寒月风早已经不会任人羞辱欺凌了,曾经所受到的屈辱会慢慢还回来的。

Top